“咲,你来啦!”栗川悠听说栗川咲来的消息后就赶了过来,她从门口探头进来,笑着打了声招呼。

    只是,当她视线移开,看到屋内的场面时,就瞬间愣住。

    栗川咲见到她仿佛看见救星一样,连忙对她使眼色。

    栗川悠还没从“绿川先生竟然在她家,还和她父亲谈笑风生”的场面中回过神来,自然也没能回应栗川咲的眼色。

    栗川叔叔侧目,看到栗川悠还愣在原地,不由皱眉笑斥:“怎么不进来?”

    栗川悠回神,“啊”了一声,看着父亲的笑容,却总觉得他的心情没有表面上那么好。

    她走过来看了看他们的位置,犹豫着要坐到哪里。

    栗川咲和绿川唯两人坐的极近,对面是正襟危坐、手边还放着报纸的父亲,双方气氛莫名的奇怪。

    栗川悠视线在他们之间转了一圈,以往的习惯让她下意识往栗川咲那边走去。

    “咳,小悠忘了给你介绍,这位是你的堂妹夫,绿川先生。”

    这句话一出,栗川悠猛地愣住,莫名出现的绿川唯、进门以后栗川咲对她使的各种眼色、他们之间的微妙气氛,全都有了解释。

    这下子不用多想,栗川悠脚下的步子换了个方向,在她父亲身边乖巧坐下。

    不过,说是堂妹夫,介绍说起来却是“绿川先生”这样的称呼吗?

    栗川悠察觉到什么,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以后就垂眸不言。

    而栗川叔叔拿起手边的报纸,抖了抖,重新看起来。

    报纸抖动发出的簌簌声显得室内更加安静。

    栗川咲跟堂姐使眼色多次,见她还是坐到了叔叔那边,不由往堂姐那边送去幽怨的眼神。

    谁知下一秒,栗川咲就对上叔叔从报纸中探出的似笑非笑神情,顿时坐直。

    她试着开溜:“婶母呢?她不是去沏茶了,怎么还没有回来,要不我去找找……”

    “不用。”栗川叔叔脸上笑意更大,然后指着报纸上的一则不知名新闻,跟绿川唯兴致勃勃讨论起来。

    如果不是谈话中经常出现“我认为”“但是”“但我觉得”这些交锋的词,栗川咲会觉得这一切很和谐。

    她之前虽说要带着绿川唯一起来拜访叔叔婶母,也存着给他们一个惊喜的心思,但是当她看到对方听到绿川唯身份时的反应,心里隐约就后悔了。

    大概——好像——这并不是可以称得上是惊喜的事情呢。

    叔叔婶母将他们迎进来后,婶母就说要去沏茶,这一去十几分钟还没有回来。

    她虽然外向,但在向来传统严肃的叔叔婶母家也会规矩不少,也正因为如此,没有让绿川唯察觉出她性格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但是……她没有不对劲,他们却不对劲了。

    期间叔叔十分热情地跟绿川唯交谈,后者也谦逊有礼跟长辈问候,栗川咲却总觉得气氛不对劲。

    平静之下的波涛汹涌。

    他们谈论的全是专业领域的知识,就算是她想要插嘴说一些缓和气氛的话,也感觉无计可施。

    尤其是她尝试着插话进去,却没有一个人理她的时候。

    栗川咲:这该死的熟悉的无力感。

    本以为堂姐的到来会救场,谁知道她也倒戈了。

    趁着叔叔和绿川唯交谈的时候,栗川咲再次朝栗川悠看去,却收到了对方的一记瞪视。

    栗川咲摸摸鼻子,更加心虚了。

    突然,仿佛敏锐地察觉到她的情绪一般,绿川唯放在身侧的手握向栗川咲,安抚式地捏了捏。

    栗川咲愣了一下,视线下瞥看到绿川唯捏着她小指的手,又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移开目光,趁对方不注意挣脱出来。

    她可还没忘记这人新婚夜就消失的事实呢,说好的记仇不只是说说而已。

    绿川唯没想到栗川咲的动作,跟叔叔交谈的话都滞了一下。

    “怎么了绿川先生?还是说,绿川先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绿川唯看着报纸上那过于专业化的财经新闻,笑着接上自己没有说完的话。

    还好zero之前帮他找了相关的知识手册,知道跟栗川咲在一起后会有来拜访的机会后,他就一直准备着。

    现在看来,虽然有些吃力,但效果还是不错的。

    懂得一点,却又确实是个门外汉。对方对他的态度也显而易见得缓和了不少。

    只是……咲刚才的反应让他有些在意。

    绿川唯一心两用,试探着又伸出手,去够栗川咲的手指。

    谁知这一次,对方碰都没让他碰到。

    栗川咲无所事事,又刻意躲着在她眼里补偿性质的接触,竟觉得一直期待的会面也就这样。

    好在,栗川婶母回来了。

    她笑着端着茶盏过来,氤氲的茶香瞬间充盈整个房间,也让栗川咲和栗川悠松了口气。

    “新年怎么还聊这些内容?”栗川婶母抱怨似地看了眼栗川叔叔,又看向栗川咲,“小咲和阿唯一会儿还要去新年参拜的吧。”

    栗川咲点头,想了想又看向栗川悠:“堂姐要和我们一起去吗?”

    栗川悠一愣:“我吗?”

    她看向依旧跟她父亲聊着天,但听到她们的话后明显脸部肌肉绷紧的绿川唯,有些犹豫。

    他们小夫妻之间的事情,拉上她干什么?

    还没等她做出反应,栗川咲一锤定音:“也好,我和堂姐好长时间没见了呢。”

    栗川悠:不是前天才见过,还一起逛了超市吗?

    *

    栗川叔叔家的庭院被装饰得很有新年氛围,冬日里依旧绿意盎然的植株顺小径排开,栗川咲拉着栗川悠走在后面,两人探着脑袋偷偷说话。

    栗川夫妇和绿川唯在前面走着,美名其曰“要好好熟悉一下新侄女婿”,拉着绿川唯各种聊天。

    看着绿川唯逐渐僵硬的背影,栗川咲在后面没忍住笑了一声。

    “不需要做些什么吗?”栗川悠担忧问道,在看见栗川咲心大地摇摇头后,更是无奈。

    “不过,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照咲跟母亲说的……应该是在圣诞节之后吧?”

    栗川悠回忆着,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那天在超市遇见你们……”

    栗川咲点点头,摸摸鼻子,心虚感又漫上心头:“本来想要给你一个惊喜的,堂姐你不是说要我解救你于危难之中吗?”

    指跟一个没见过几面的男人结婚吗?

    栗川悠无奈,有些气笑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以为我那玩笑话,咲没放在心上呢。”

    “怎么会,堂姐说的话,我肯定会好好考虑的!”栗川咲压低声音凑近说道,却遭到了栗川悠的白眼。

    “你这是给你自己找理由吧!”

    栗川咲嘿嘿笑了两声,不容置否。

    这本该是在栗川夫妇面上刷好感度的时候,绿川唯却有些疲于应对。

    他本来的目的只是通过栗川咲接触她叔叔一家,现在接触到了又发现离他想象的局面差别很大。

    他很难抽身去真正做些什么。

    尤其是被热情的问候淹没时,他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快要维持不住。

    而让他更在意的是栗川咲对他的反应——

    应该说从早上起就有些不对劲了,虽然明面上还是会跟他早安问好,也在来叔叔婶母家之前说了一些有关他们的事,但绿川唯就是能感觉出来有哪里不一样了。

    特别是在屋子里他的手被挣脱开的时候。

    现在应该做的是在交流中刺探任务情报,但栗川夫妇只跟他谈论一些生活方面的事情,栗川咲的异常也让他分心不少。

    这绝对比他以往的任何任务都要难。

    绿川唯从栗川夫妇的“聊天话术”中挣脱出来,跟栗川咲一起告别他们时,才舒了一口气。

    栗川咲似作担忧地看向他:“还好吧?叔叔他们会不会太热情了?”

    绿川唯笑着摇摇头:“还好,毕竟也是在关心我们。”

    说完,他又看着栗川咲,犹豫几番想要说什么,最后却还是没能说出来。

    栗川咲并未察觉,继续跟他说着一会儿的参拜。

    “我堂姐心情不太好,就当是带着她去散散心,唯君不会在意的吧?”

    栗川咲对自己拉上堂姐一起新年参拜的事情解释着,最后又皱眉担忧询问,好像如果他说出什么拒绝的话,她立刻就会让堂姐回去一样。

    绿川唯将她的微表情全部收入眼底,心里好像回味过什么,却又不确定,只能试探着说:

    “都听咲的吧。”

    栗川咲笑容更甚。

    绿川唯见此,心里终于反应过来——

    她还是心里有怨气的吧,虽然昨晚他使了个小手段暂时将人哄住了,但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让她消气。

    不过,她并不是毫无脾气这件事,倒是让绿川唯松了口气。

    毕竟完美女性才是最可怕的。

    栗川悠站在车边,无聊地看着街上时不时驶过的车辆,又抬头看看晴空白云,最后看着栗川咲他们一来二去地互相关心,只觉得心里梗了一口气。

    在家里时对于丈夫“被围攻”抱着看戏甚至幸灾乐祸的态度,出来后就戴上面具开始关切询问。

    真不愧是咲吗?

    绿川唯竟然还一点都没有察觉,配合堂妹的一切行为?

    最最重要的是,她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心情不好了?

    栗川悠拧眉看着他们俩,内心吐槽的同时又满是感慨。

    当然,如果不硬要拉上她一起去新年参拜的话,那就更好了。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