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川咲的术式可以升起一种特殊的暗红色火焰,火焰能够灼烧一切,包括咒力与造成咒灵的负面情绪。

    但有一点不好——火焰只有跟栗川咲本人接触时,才能发挥这样的作用。

    因此,栗川咲每次祓除咒灵,都会将火焰包裹在拳头上,甚至是腿脚上,这样一来打架效率是高,但是场面总会有些不忍直视。

    而她,又有轻微洁癖……

    至于平时,她就把这术式当做打火机来用。

    三人看着栗川咲的“不小心”杰作,终于有了熟悉的感觉。

    果然,栗川老师还是栗川老师。

    五条悟松了口气,反而更加随性地往后靠去:“栗川老师你就别卖关子了,昨天情况到底怎样?老师不会真的对松岛先生一见钟情,要为爱温柔吧。”

    夏油杰和家入硝子对视一眼。为爱温柔什么的——

    将栗川咲代入进去,光是想想,就是一个哆嗦。

    栗川咲本还想维持新人设,但先前用了术式,现在又听到了“松岛先生”这个惹人厌的词,直接冷哼一声。

    “怎么可能?”

    五条悟被栗川咲突然的冷脸惊到了。他瞪眼,意识到这里面有瓜可吃,连忙坐端正。

    五条悟正色沉声道:“老师,详细说说。”

    栗川咲彻底绷不住了,她将书往旁边一放,借着心里的余气一股脑将昨天遇到松岛先生发生的都说了一遍。

    等她将那个松岛的各种操作说了以后,他们三个都是满脸震惊。

    夏油杰最先皱眉:“没想到悟没有将对方的品行算入考察范围。”

    家入硝子撑着下巴,叹了口气:“都说了不靠谱的事情,这就是不听劝的后果。”

    五条悟关注的重点不太一样,他上下看了栗川咲好几圈,正色道:“只有我觉得,栗川老师的眼睛确实有点小吗?”

    “五条!”

    “老师我在!”

    看着五条悟扮乖巧的样子,栗川咲想起自己要温淑一些,最后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再说太多。

    不过——

    栗川咲扬唇笑笑:“意外收获还是有的。”

    --

    栗川咲在那天以后,就一直等着绿川唯约她出去,可接连好几天,也没有对方的动静。

    五条悟他们不禁对绿川唯的存在表示怀疑。

    夏油杰倒是怂恿她主动出击,但栗川咲总是犹豫这跟她的新人设不符。

    “人设?裙子下穿运动裤,奇装异服癖的人设吗?”五条悟嘲笑着揭穿她。

    栗川咲的裙子套运动裤的装扮只坚持了一天,就被夜蛾正道勒令换回高专·制服。

    她挣扎无效,又被拉着灌输了好一会儿所谓的校规校纪,最后终于妥协,放弃了自己改人设的计划。

    改不了人设,只能到时候见面再装了。

    家入硝子最近跟五条悟和夏油杰不知道在搞些什么,一下课就没了人影。

    教师和学生都是有祓除咒灵的任务的,上课问不出来,下课又抓不到他们,栗川咲心里就算再痒,也只能作罢。

    栗川咲有轻微洁癖,每次出去做任务,都尽量不跟咒灵接触。

    由于她咒术的特殊性,倒是不难做到,只要控制着将咒灵一次性焚烧完,精准度高一些,就能让她清清爽爽地下班。

    最近气温猛降,栗川咲结束手里一个任务后,看了看时间,本来要往学校去的脚步顿转,朝附近的奶茶店走去。

    奶茶店门口拥满了人,队伍一直排到了路边,栗川咲望过去,才发现是新品上市搞的店面活动。

    她撇撇嘴,在回去训练暖身和喝奶茶暖身之间犹豫了一秒,决定排队。

    “咲?”

    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栗川咲回头,她身后又排了几个人,队伍末尾是一个年轻温柔的女孩子。

    她见到栗川咲回头,笑着对她挥了挥手。

    栗川悠,她的堂姐。

    栗川咲跟她关系很好,看到她之后才想起来她工作的幼稚园就在附近。

    两人碰了面,栗川悠突然拉着栗川咲的袖子,笑道:“我们去咖啡厅聚聚?”

    她这么一说,就说明有事要找栗川咲了。

    后者偏头看向街对面,果然看到有辆黑色轿车停在路对面。

    半个小时后,两人就近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下。

    点完餐后,栗川咲瞥了眼等在外面的轿车和驾驶位上的司机,感慨摇头:“没想到婶母还是这样,你比我还大几岁呢,怎么对你就像是个小孩一样。”

    栗川悠脸上染上愁容:“我最近发愁的就是这个。”

    她们上次见面还是在星浆体事件发生前,后来学校的事情、星浆体后续,还有咒术师任务一齐压过来,栗川咲就没怎么联系过自己这位堂姐。

    现在看到栗川悠的表情,栗川咲不由疑惑:“怎么了?我不是记得日下先生每次下班都会来接你的吗?怎么不见他。”

    栗川悠愁容更深:“我要说的就是这个。”

    接着,栗川悠将日下一木失踪的事情,和她父母态度一并说了出来。

    栗川咲喝了口咖啡,差点呛住:“堂姐你、你说什么?”

    她缓了缓,看着栗川悠脸上不似作伪的神情,惊讶道:“我觉得日下先生挺可靠的啊,怎么会突然消失……你报警了吗?”

    栗川悠点点头:“但警方那边还没有消息。”

    她脸上迟疑:“是不是我说的要结婚,吓着他了,他不想娶我,才……”

    栗川咲听着直接拍了桌子,“他敢!”

    “咲?!”

    收到栗川悠和周围客人奇怪的目光后,栗川咲收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一声:“我的意思是,我觉得日下先生不是那样的人。”

    据她所知,日下一木是个程序员,在他们为数不多的见面中,栗川咲能够感受到对方的老实。

    再说,日下一木和栗川悠谈婚论嫁不是近来的事情,要是不想娶,早就跑了,怎么还会等到最近。

    栗川悠又叹了口气,打起精神来转移话题:“咲呢,最近怎么样?”

    她想起来上次在酒吧见到疑似栗川咲的人,细细问着。

    栗川咲搅动咖啡的动作顿住,脑海里不由浮现出绿川唯的脸庞,她连忙端起来喝口咖啡,掩饰住自己的不自然。

    但身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栗川悠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的奇怪。

    她偏头,笑意放开:“咲是遇上什么好事了吧。”

    栗川咲闻言跟栗川悠对视,对上一秒后又不自觉地移开。

    正当栗川悠以为她不会说的时候,栗川咲清清嗓子开口:“我看上一个人。”

    “啊?”栗川悠微怔。

    栗川咲向来是个直性子,这些事情恨不得分享给全天下的人,她面颊微红,眼睛亮晶晶地跟栗川悠说起来她和绿川唯的初见。

    栗川悠脸上神情变了又变,最后归于平静。

    她手指转杯,回想起刚才栗川咲分享初遇的种种乌龙,和立人设的事情,就有些想笑。

    栗川咲瞪向她,后者才努力抿平嘴角,建议道:“照这么说,那位绿川先生不一定对你没有兴趣,你可以主动去问,就……装作不经意之间的样子?”

    “……也行。”

    其实栗川咲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这些天忙着任务,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要不是栗川悠说起来日下一木的事情,她还不一定能想得起来……

    这么想着,栗川咲心虚地又喝了口咖啡。

    下一秒,她手机突然响起,目光移到屏幕上,发现来电备注是“准男友小甜甜”,栗川咲连忙拿起手机去接。

    察觉到对面递来的疑惑目光,栗川咲忍下接电话的冲动,对着栗川悠无声说了句“绿川先生”,后者立马一脸“我懂”的神色,催促她接电话。

    栗川咲深吸一口气,在栗川咲八卦的眼神中,接通电话。

    “这个时候打电话应该没有影响栗川小姐吧。”

    对面温润充满笑意的声音传来,栗川咲觉得耳朵痒痒的,抿嘴回道:“没有。”

    许是她太紧张,说出来的声音格外僵硬冷淡。

    绿川唯犹豫一瞬,问道:“那栗川小姐……今晚有约吗?”

    栗川咲在说出那句话时就注意到了自己语气的不对劲,又听到绿川唯的询问,连忙放柔声音:“我、我没事的,要一起吃饭吗?”

    话说完,她又是一脸懊恼,连忙解释起来:“我的意思是,今晚跟别人没约。”

    栗川悠看着栗川咲的种种变化,忍不住想要笑出来,又怕电话结束后栗川咲抱怨,努力克制。

    绿川唯轻笑一声,似乎是觉得栗川咲这样子很可爱,他放缓语气:“那,今晚我可以约栗川小姐一起吃饭吗?”

    栗川咲眨眨眼,抬眼对上栗川悠的眼神,嘴里应下来。

    两人商量好时间地点,说了句“待会儿见”后就挂断电话。

    栗川咲面上绯红,让栗川悠都有些看不下去。

    她调侃道:“这下子总可以放心了吧?这可是对方主动的。”

    “咳,其实谁主动都可以。”栗川咲扬扬下巴,目光却移开去看外面的街景。

    夕阳西下,金黄夕晖洒在道路上,即使她知道外面的温度不高,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景象让人觉得就温暖。

    她看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地看向栗川悠,捂脸惊呼:“我被约了!!”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