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来往进出的人很多,栗川咲光是站在门外就已经能听到酒吧里面轰鸣劲爆的音乐声。

    她抬头,盯着酒吧那花花绿绿的店名,彻底陷入沉思……

    她到底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就为了一个幼稚到小孩子都不会玩的赌约?

    事情是这样的——

    三天前,她因为太无聊,正巧碰到了也很无聊的两个不靠谱学生,三人一碰头,愉快地决定了要开个赌局,输的人要无条件答应赢方一件事情。

    赌局开的有些匆忙,甚至可以说有些随意——

    五条悟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还没有拆封的卡牌直接开了局,最后又以栗川咲和夏油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迅速开了一张ssr卡出来,成为最后赢家。

    而她,还没开始玩,就已经输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三个以前都没有玩过类似游戏!

    觉得自己被骗了再加上心里那股不服输的劲儿一上来,栗川咲当场就联合夏油杰,一起怀疑五条悟这小子是不是搞什么黑幕。

    如果事情只是这样的发展,也没什么让她觉得难忘的。

    最最重要的是,在五条悟和夏油杰一言不合快要打起来时,栗川咲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是一个人民教师。

    正当她要肩负起劝架的光荣使命,负责替他们放哨的家入硝子突然闯进教室传来消息,说夜蛾正道正在来的路上。

    而她话音刚落,夜蛾正道就出现在了几人视线之内。

    一时间堪称车祸现场。

    已经成为高专校长的夜蛾正道看到教室里的场景,又看见栗川咲疑似要凑热闹的举动,直接把她喊到了办公室,做了长达三个小时推心置腹的交谈。

    又是说“不能将以前工作时的坏习惯带到学校来,会教坏正值成长阶段的学生”,紧接着还说“就算入职不到半年就已经跟学生熟悉起来也不能那样胡乱行事,更不能煽动学生纷争”……

    总之,在栗川咲再三保证不会再出现那样的情况后,夜蛾正道才将她放走,紧接着又去找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五条悟和夏油杰。

    这场闹剧以后,栗川咲本以为那个赌局就这样轻飘飘放下了,她作为输的一方自然不用去担心自己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五条悟白天还在躲到处找他的夜蛾正道,晚上就给栗川咲打电话,说要她履行那个条件,并用“杰已经答应了”的话来堵住她想要拒绝的话。

    结果自然是,栗川咲也答应下来了。再之后的事情,就是她要来参加这个无厘头的相亲。

    哪有学生会替老师征婚的啊!

    在两天时间里就有人回应五条悟发出去的征婚信息更是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而且——

    为什么相亲地点会定在一看就不是正常相亲地点的酒吧里?

    栗川咲呼出一口气,忍住心里数不尽的吐槽,忽视周围人对她投来的目光,咬咬牙迈进酒吧。

    为了这次相亲,她仅有的三个学生给她出了不少招。

    先是夏油杰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份分析报告,最后一锤定音让栗川咲散下头发,穿上一身白色长裙,嘴里还说着“这是时下最流行的斩男类型”。

    紧接着又是五条悟代替栗川咲去跟男方沟通,两人不知道聊了些什么,最后竟然把地点定在了酒吧里。

    而家入硝子看着两个不靠谱的人做出的一切,只拍了拍栗川咲的肩,说了句:“栗川老师,保重。”

    栗川咲回想起这些,极其不习惯地拉了拉身上的长裙,朝酒吧内望去。

    从舞池传来的音乐声震耳欲聋,栗川咲拨开一群群人,环顾一周寻找相亲对象。

    五条悟说,对方会点一杯苏格兰威士忌放在右手边上。

    因为他们双方都没有来得及交换照片就匆忙奔现,栗川咲现在只能根据这一特征来找人。

    再次将“麻烦”两个字强忍着咽下,栗川咲胡乱扫视着卡座,却发现大多都是三两人一起来的。

    也对,相亲这种事,对方当然是一个人啊。

    栗川咲扭头,朝吧台望去。

    才刚看过去,她就发现了目标。

    对方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坐在那里,因为是背对的姿势,栗川咲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但是右手边上的一杯苏格兰威士忌,这是没错的。

    一个人坐着,穿得那么正式,还有标志性的酒放在那里。

    栗川咲低头看到五条悟发来的问她有没有找到人的信息,简单回了以后,就朝那边走过去。

    吧台调酒师手里动作眼花缭乱,现在酒吧里的气氛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人们基本上都在舞池或是跟着朋友一起聊天喝酒,吧台处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人。

    绿川唯回想着他这次的任务——组织前段时间找了一个叫做日下一木的男人帮组织做软件。

    但在软件交工前夕,对方却不知道怎么突然消失,毫无音信,就连派去盯着男人的组织成员也消失不见了。

    这找人的任务本来不需要他这个狙击手参与,但是中间又有别的势力横插一脚。

    出于多方面考虑,最后还是让苏格兰和他的搭档黑麦来负责本次任务。

    一有情况可以直接武力解决。

    日下一木的踪迹他们还暂时还没有头绪,却得知他有个女友叫栗川悠,两人关系亲近,她知道这些事也不是不可能。

    于是他和黑麦将目光对准栗川悠。

    对方是个幼稚园老师,性格温婉,最近因为男友的消失而推迟了原有的订婚,她也因为这个跟家人吵了一场。

    而对方为了缓解家里施加的压力,今天破格跟朋友一起来了酒吧。

    这也给了他一个接近对方的机会。

    只要能接近对方,就可以侧敲旁击出一些线索。

    就是身上这西装——也不知道黑麦为什么要让他这样穿。

    绿川唯想着,视线巡视,在酒吧里找人。

    身后有人接近的瞬间,绿川唯顿时警觉起来,将手机放下的同时回头看去,谁知入眼的是一个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女孩子。

    “请问……?”栗川咲扬起笑容,看着对方轻声问道,还看了看他右手边的苏格兰威士忌。

    绿川唯想起来之前黑麦对他说的那句“不用太多动作,对方会来找你的”,猜出了面前女孩子的身份。

    他立刻反应过来,笑着温声问道:“请问是栗川小姐吗?”

    “是!”栗川咲说出这声听起来就有些不对劲的话后就后悔了。

    她轻咳几声,又放柔了声音,重新说道:“是我。”

    随后,她想了想又补充道:“最近嗓子有些不舒服,见笑了。”

    见到绿川唯并不怎么在意她刚才的失态,栗川咲才松了一口气,在旁边坐下来。

    不怪她表现的太激动,实在是这人的长相太合她眼缘了。

    天知道在看到他那上挑凤眼时,栗川咲差点就要上手去摸他眼角了。

    栗川咲忍下那股冲动,又在心里警告了自己一番,紧接着听到身边人的话。

    “栗川小姐想要喝些什么?”绿川唯弯眼询问道。

    栗川咲谨记着自己的人设,有些不适应地伸手将耳前的头发别到后面,羞涩地笑了笑:“我都可以。”

    绿川唯看着栗川咲的动作,想了想提议:“栗川小姐应该不太会喝酒吧,那就点一杯低度数的好了。”

    而且,从她小心翼翼的动作和对周围环境的生涩反应来看,她之前应该很少来这种场合吧。

    也是,对方是幼稚园老师,平时应该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人才是。

    调酒师接下单后点点头,开始调酒。

    栗川咲坐在那里托腮看着调酒师眼花缭乱的动作,心里疯狂想着要跟对方来一些什么话题。

    她还没开口,绿川唯就率先开口:“栗川小姐平时喜欢做点什么呢?”

    栗川咲想起平时自己抓咒灵、祓除咒灵,给学生上格斗课、跟学生斗嘴打闹的事,就忍不住心虚。

    这些怎么可能说的出来。

    “工作之余的话,我比较喜欢喝茶看书。”栗川咲腼腆笑笑,“就是太过无趣了。”

    绿川唯摇头笑道:“怎么会无趣,这也是陶冶情操了,要是我有那么多时间,也会乐意花时间去做这些事情的。”

    栗川咲同意点头,接过调酒师调好的酒喝了一口,剔透的酒液在杯子里滑动。

    她平时最讨厌的就是看书,尤其是看文字晦涩的著作,她更是一看就头疼。

    而相比于喝茶,她更喜欢的是白开水。

    还有这酒,太没味了。

    “你呢?……先生?”

    栗川咲本来想称呼他的,但是突然意识到一件尴尬的事——她忘了这人叫什么……

    当时五条悟塞给她相亲对象资料的时候,她是怀着应付的心思去翻看的。

    效果可想而知。

    但现在,她后悔了!

    她怎么可能想到这人这么合她眼缘,而且还这么温柔。

    栗川咲生怕自己不记得对方的姓名会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没想到下一刻绿川唯就开口自我介绍起来:

    “忘了这件事……我叫绿川唯,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

    栗川咲愣了一下,总感觉自己当时瞥过一眼的人名并不叫这个,但是现在这都不重要了。

    栗川咲笑着点点头:“栗川咲。”

    绿川唯心里掀起波澜,面上不显。

    两人愉快聊了一会儿,就当栗川咲按捺不住,准备索要联系方式时,她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起。

    铃声在哄吵的酒吧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