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吸附?”

    见自己勾起了幽灵的兴趣,卡德纳斯解除隐身状态,缓缓摊开双手。

    “我向神发愿,起誓要约束自己的灵魂,接下来的24小时里,只要我向您说出话语,就不可撒谎。同样,幽灵大人,请您发誓24小时内不可杀我。”

    卡斯贝尔是掌管誓言的天使,卡德纳斯想用神秘术誓言来约束林安的行为。

    略一思索,林安一笑。

    “好啊,我发誓在这段时间内对你发动的攻击,绝不会是致命的。”

    卡德纳斯总觉得林安的誓言怪怪的,但他无暇顾及陷阱,趁幽灵松口,食指弯曲,圣洁的光芒如同一张透明的幕布,从林安头顶落下。

    “您要遵行所许的一切诺言。”

    幕布并无实体,轻飘飘地穿透林安的身躯,在他的脚下消失。

    某种奇妙的变化悄悄发生。

    林安试着用【赫梯仪式】对准卡德纳斯,系统提醒他现在杀了对方,会吸引某个介质,提升污染程度。

    “解释一下‘觉醒吸附’吧。”他说。

    “据我所知,‘觉醒吸附’是降低污染程度的其中一项理论。”

    迫于誓言,卡德纳斯不得不老实交代。

    “幽灵大人,您知道神秘者觉醒后会产生一个‘神灵介质’,它是泰坦星人和‘柯默思’链接的‘点’,即辐射的源头,只要星轨尚未分开,介质如同吸铁石般吸引着另一个世界的能量,无论好坏。”

    “‘介质’觉醒时,‘柯默思’根据个体过去的性格、行为和认知,生成一个与之匹配的具象化神秘,两個步骤间隔1秒钟左右;这一瞬间是个体和‘柯默思’链接最紧密的时刻。”

    “通过能量流溢的规则,个体以介质为支撑点,从‘柯默思’处得到一定支撑‘神秘’生成的初始辐射,类似水分子的渗透。”

    可我觉醒的时候,辐射值是0%啊。

    是因为我的上限太高,小数点归零了吗?

    林安接口道:“也就是说,介质从‘柯默思’建造了一个通道,能量从那个密集的世界,倾斜向了贫瘠的泰坦星?”

    “没错,‘觉醒吸附’基于这种吸引力的理论,世家通过秘术,把高污染程度的能量推向新生的低污染程度神秘者。”卡德纳斯说,“这种方法只适用于两个相同介质的神秘者。”

    “相同介质……”

    林安眉头微皱,举了个例子。

    “假如我的介质是‘梦境之主’,想要降低污染程度,我必须守在一个即将觉醒‘梦境之主’的普通人身边,和他寸步不离,直到他觉醒时通过波动吸走一些我的污染程度?”

    “是的。”

    “有什么限制和条件?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迫于誓言,卡德纳斯一五一十地回答。

    “被转移的污染程度是有上限的。觉醒的神秘者时间评级越高,吸引力越强;反之,越低级的神秘者,所能承受的污染程度越少。”

    可能不能超过新生神秘者的40%?

    林安想了想,又问:“理论终究是理论,转移污染程度具体是怎么操作的?”

    “额,我也不了解……我毕竟不是世家的一员。”

    “且不论这根本是竭泽而渔。它的效率过于低下了,我怎么知道谁在近期觉醒,又吸引了什么样的介质?世家应该还有强行让他人觉醒指定介质的办法吧?”

    “有的。可不是由我负责的,不好意思,幽灵大人。”

    听着卡德纳斯吞吞吐吐的情报,林安忽然想起在泳池派对上觉醒【拉娜罗纳】的安普尔。

    一步步把她推向觉醒边缘的人是金志恩,可那家伙是个“预言家”介质的神秘者,要“欲望之母”觉醒做什么?

    是预估错误吗?

    不,艾普尔刚一觉醒就是污染程度飙升的情况,说明那次派对上除了金志恩,还有一位“欲望之母”介质的神秘者。

    是这个人通过某种手段,把污染程度转移给了艾普尔。

    世家成员的介质是“欲望之母”?

    怪不得迪特里市最近那么多“欲望之母”介质的神秘者……

    瞥了眼偷偷搞小动作的卡德纳斯,林安不动声色地捏住佐莫的耳朵。

    他当后勤部长那会儿,基金会上下却一直把卡德纳斯当做普通人,连林安也没认出他已经觉醒了。

    手下都懂得如何隐藏自己,何况幕后指使他的世家。

    林安回忆着泳池派对的种种疑点,一个名字转到了舌尖上。

    “你效力的世家成员是多丽丝·伍德吗?”

    “小姐——”

    卡德纳斯的实话脱口而出,连忙用双手死死地捂住嘴,饶是如此,林安仍是听到从他指缝中听到几个模糊的音节。

    世家…为……离开…了……

    林安心神巨震。

    迪特里市那位世家成员正是多丽丝·伍德!

    怪不得她身上有股茴香籽的甜味!

    之前林安有些怀疑她的身份,但多丽丝完全是个没有任何能量的普通人,他也就没继续往那方面想了。

    真相大白,一个念头划过林安的脑海。

    系统新的“溯源”功能……

    能不能结合迦南魔法和赫梯仪式,拼凑出那位被两族分裂的至高神呢?

    不过目前的我还不敌她。林安想。

    纵使两人的神秘同属源头b级,多丽丝能制作实体化的石板,按照队长的说法,这是辐射达到一定阈值后的能力。

    唯一的优势是,他知道多丽丝的身份,她却对林安一无所知。

    而且听卡德纳斯的意思,多丽丝在迪特里市干的事情似乎和她出生的神秘者世家无关。

    她和家族闹了矛盾吗?

    意识到说漏嘴,卡德纳斯眼中闪过一丝懊悔和杀意。

    幽灵居然一句话叫破了小姐的名字!

    他到底是什么人?

    假如幽灵仅是自由神秘者,他的情报收集和分析能力未免太过恐怖了点,别说基金会,卡德纳斯恨不得赶快报告多丽丝,把幽灵列为头号大敌。

    这个人只要自由自在地活着一天,就是对迪特里市三大派系的无声威胁!

    力量恢复,卡德纳斯充满了自信,见幽灵陷入沉思,对他的变化一无所知,卡德纳斯并拢右手的三根手指,左手平摊,圣洁的白光螺旋式扩散。

    “刷啦!”

    密文犹如两扇一呼一吸的翅膀,聚集于卡德纳斯的后背,纯白的袍子覆盖了他的全身。

    血肉愈合,白骨长肉。

    卡德纳斯拉住白袍的领口,整张脸藏于阴影之中。

    他猛地起身,可惜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月光泠泠落在窗台,卡德纳斯的面前空无一人,【幽灵】如同一阵冰凉的晚风,融于迪特里市寒冷的冬夜。

    下一刻,低哑的嘶吼声从后方响起,绸缎窗帘被一双巨爪撕成两半,温迪戈狰狞的脸再度出现,张开血盆大口咬向卡德纳斯。

    “去死吧,幽灵!”

    窗帘落地,温迪戈听到一声不屑的冷哼。

    卡德纳斯面色阴沉,右手拎着一支结着果实的树枝,左手做出誓言的手势,不紧不慢地推出。

    “呜!”

    引以为傲的速度一下子失去了作用,明亮的白光铺天盖地地充斥着每个角落,令温迪戈无处可逃。

    圣光划过身体,分明什么都没有发生,温迪戈凄厉地惨叫一声,本来迅疾的动作猛然僵硬,被麻痹似的动弹不得。

    卡德纳斯往前走了一步,和温迪戈四目相对。

    他的右手高举树枝,对准温迪戈脆弱的颈部倏地划过。

    “喀嚓!”

    看似并不锋利的枝条将温迪戈的脑袋整个砍了下来,咕噜噜的滚落在地,与此同时,希伯来文的密文暴风雪般刮过。

    “噗嗤!噗嗤!噗嗤!”

    如同无数把锋利的小刀,它们刺入温迪戈的四肢百骸,他瞪着发光的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已被碎尸万段,唯一完整的部分竟是被一刀枭首的头颅。

    无头的尸体顿住几秒,鲜血狂喷,将此地染上了纯粹的红色。

    “噶噶、噶……”

    温迪戈赤露在外的喉管颤抖,发出怪异的漏气声,随后轰然倒地,只剩一团肉酱。

    “呼,舒服多了。今晚的倒霉事一件接着一件。”

    卡德纳斯用窗帘擦了擦双手的血,捡起温迪戈的鹿角,准备砸窗离开。

    “哗啦——!”

    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逃生出口近在咫尺,可卡德纳斯还没享受庭院吹来的自然风一秒钟,整扇窗户骤然碎裂,四根粗大的触手向他袭来。

    修格斯!

    卡德纳斯瞳孔猛缩,白光散溢,让触手停在半空,退向后方的走廊。

    目睹了同伴被杀的自由神秘者被愤怒冲昏了心智,距离缘故,它无力阻止,只得替死去的温迪戈报仇。

    又是两根触手伸来,缠绕窗台下方的隔断。

    “哐!”

    月光投在接近的生物背后,恶心、诡异又令人作呕的阴影笼罩了卡德纳斯。

    不止如此,当他贴近墙壁时,听得轻微的脚步声渐渐靠近,猛一转头,一队气势汹汹的神秘者从走廊的另一侧冲来。

    他们是被凡娜莎叫来的控制小队!

    等等,不止四个人?!

    卡德纳斯瞳孔巨震,远远看见四人组身后还跟了几个身影。

    他们是直面部门新入职的……

    “你是……【幽灵】……”修格斯用嗡嗡作响、却回荡在整条走廊的声音低语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