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西蒙的呼唤,林安赶紧闭眼,虚弱地蜷成一团。

    撤离了环绕周身的代码,蛇怪临死前乱撞的能量给林安造成了一定伤害,他的衣角破裂,几处皮肤流血,看上去颇为凄惨。

    要的就是这种节目效果。

    随着越来越亮的光,有力的双手将他拖了出来,爬行动物腥臭十足的味道从鼻尖散去,庭院清新而略带寒意的风吹拂面颊。

    可算离开了蛇怪的肚子。

    啊,奇特的经历。林安默默地想。

    西蒙把林安平放在地,检查着他的呼吸和伤势,不知为何,一阵不详的预感掠过心头,林安总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

    “感谢主的护佑。你还活着,林。”

    西蒙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用手托着林安的后脑勺,另一只手的指尖上翘,装昏的林安感到洁净的氛围缓缓凝聚,暖融融的碎光星星般散落。

    他没法睁眼看个究竟,试探性地询问系统。

    “系统,能不能看清我身边的场景?”

    “可以的。”

    “【沙利叶】在做什么?”

    “你负距离地接触了神秘【蛇怪】,由于它的辐射,你的身上覆盖着一层扭曲、错误且充满恶意的能量,不尽快加以驱逐,将造成【神秘百科大全】的污染程度上升。”

    系统用冰冷的机械音解释。

    “【沙利叶】正在用他的神秘术净化这股能量。”

    “净化?”林安疑惑地重复了一声。

    “想要了解更多数据,你可以通过击杀对方,收录神秘【沙利叶】的详细条目。查找如何完成收录,请对我说‘得到【沙利叶】百科条目的办法’。”

    “不查找!统子哥,你真的是我的潜意识化身吗?这么极端。”林安一阵无奈。

    沙利叶虽是掌管传送门、月亮和对抗邪眼的大天使,一些书籍也记载了祂的治愈之力。

    传说沙利叶不仅可以让伤者瞬间恢复如初,也有办法补充人类失去的生命力,甚至复活死者,或者让仿徨的灵魂进入永恒的天堂。

    实际上,沙利叶的治疗之力仅低于被称为治疗大天使的拉斐尔。

    根据过去的观察,队长至少掌握了三种神秘术,分别是那把穿透邪恶的长剑、灼烧肉体的透明火焰、以及这种治愈的能力。

    不冷不热的触感如同温泉,包裹了林安的皮肤,月白色的碎屑星星点点,萤火虫似的飞舞,充满神性的治愈之力亲吻着伤口。

    凡是被这种光照耀到的地方,灼烧的疼痛缓缓消失。

    差不多装够了,林安悠悠睁开眼睛。

    光环残影恰巧从西蒙的脑后消失,迷蒙的月华将天使俊美的脸庞照得如同中世纪镶嵌画般仁慈、圣洁、不容亵渎。

    活动了一下四肢,林安发现被蛇怪侵蚀的伤口尽数愈合,疲劳和肌肉酸痛也消失了。

    明明一宿没合眼,精神却相当饱满,身体迸发出全新的活力。

    他不禁想到一句拉丁铭文:oesangeli,bonietli,exvirtutenatureihabentpotestateranstandicorporanostra。

    所有天使,无论好坏,都有改变我们身体的力量。

    今晚林安遇到的两个天使,一个能用誓言约束人类的言行举止,一个用能量净化了人类的伤病和劳累。

    不等他出声道谢,西蒙握住长剑,不由分说地刺向林安。

    “队长?!”

    猝不及防之下,林安来不及使用神秘术,所幸西蒙没有伤害他,锐利的剑芒留下一道银光,划破了他的上衣口袋。

    “当啷……”

    一块沉重的金属掉落在地,黄金表皮明晃晃发光,赫然是【衔尾蛇】。

    林安的瞳孔缩小。

    这就是不详预感的来源!

    “这把剑随时能结束你的生命,但它的主人愿意给你辩护的时间。”西蒙淡淡地说,“请告诉我,为什么身为‘求知者’神秘者,你使用了‘梦境之主’介质的【衔尾蛇】?”

    杀死神秘者获取介质是系统的特权,除了林安,其他人只能通过行为举止吸引神灵介质。

    使用自身的神秘术不消耗介质,假如没有系统提示,普通人根本不清楚介质的存在,基金会也没把这个理论告诉新入职的员工。

    利用信息差,他们从神秘物品的使用程度猜测员工的行为,例如此刻,【衔尾蛇】是林安吸引“梦境之主”的最好证据。

    根据西蒙的反应,“梦境之主”代表了此人做了某些不被基金会允许的事!

    用这种办法测试我?

    其实系统使用神秘术是无形的,基金会检测不出来,奈何前不久林安注入一個“提灯女神”介质,让衔尾蛇“掉漆了”。

    这下只要不瞎,都看得出林安用过它。

    理清了来龙去脉,一个鱼死网破的念头闪过林安的脑海。

    “系统,检测‘解决困境’的办法!”

    “根据收录条目《所罗门王的72柱魔神v:魔弹射手》,查找到一项满足条件的方案——【星辰于我】。是否消耗介质‘梦境之主’x1进行使用?”

    靠,不是让你解决我啊!

    不知【沙利叶】本身拥有守护灵魂的特性,或者西蒙和林安的辐射值差距过大,总之系统对他束手无策!

    分明之前还在怂恿我杀了队长……

    最直接的方案被无情否决,林安思绪转动。

    “梦境之主”是最危险的介质,它的能力强大,效果干净利落,【魔弹射手】的两种神秘术无不诠释了“死亡”和“毁灭”。

    然而,杀人吸引的介质是“审判长”。

    并非单纯的杀戮……

    不行,根据我掌握的信息,暂时解析不了“梦境之主”的真正象征。

    既然如此,不如从队长本人下手。

    两个线索浮上心头,林安很快组织好了语言,用一种真诚、委屈又略带挑衅的口吻开口。

    “早在加入基金会前,我似乎已经觉醒了。”

    西蒙的长剑微不可觉地抖了抖。

    “你欺骗了我。”

    “最初只有隐约的第六感,我觉得自己某些时候拥有不合常理的超能力。”林安继续说,“对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言,这很恐怖,于是我拼命压制着胡思乱想。”

    “在这段时间里,你做了什么?”

    “好好学习,备战期末考试。”林安舔了舔嘴唇,“以及当街杀人。”

    “……”

    “那天,转换心情的我坐在下街停车场的咖啡店复习,无意间看见窗外有个戴着棉质帽子的男人,正把一包东西交给买家。”

    林安用手指抵住西蒙的剑刃,毫不畏惧地将其一把推开。

    “你明白他是什么人吧。迪特里市靠近枫叶国,混乱的边界线、来去自如的国际大桥、似是而非的法律,助长了这座城市光鲜外表下的罪恶,这让我感到无比的愤怒。”

    “原来是伱。”西蒙掩饰着波动的情绪,“警署将那件案子定为一场黑帮的仇杀,除了那种早该锒铛入狱的货色,没人在乎凶手是谁……林,你真是干了件好事啊。”

    米希提到了队长过去可能是一位禁叶警察,然而这个职业在鹰国本就是一场无奈的悲剧。

    观察着西蒙的神情,林安知道自己找对了方向,连忙站起身。

    “队长,如果正义得不到伸张,贫穷被强迫,无知盛行,任何人都会觉得未来的生活毫无希望!可惜我无法准确地控制神秘术,【抱朴子】的符篆打偏,没能直接杀了他。”

    “私刑总是不公正的。你应该庆幸当时没有闹出人命。”西蒙说,“我会把此事报告给会长,让基金会高层决定对你的惩罚。”

    听到他的批评,越来越进入状态的林安激动地捏紧拳头。

    “对有罪者的怜悯不正是一种对无辜者的背叛吗?既然罪犯不会死于法律之手,不妨让他们死于其他人之手——比如我!”

    “你要交代的只有这些吗?”

    “没错!次日我就因目击【拉娜罗纳】受到了基金会的监控,然后我做了什么,你们比我更清楚!哪怕离开设施,你们也能通过手机定位查到我的路线,不是吗?”

    “圣安尼洛夫……”西蒙轻叹,“只想确保你的人身安全。”

    “呵呵,骗鬼去吧!”林安骂道,“把我本来的生活搅得一团糟,害我天天徘徊在生死边缘!几分钟前还被蛇怪一口吞下,差点死无全尸!这就是你们的保护?这就是所谓的安全?”

    “‘柯默思’降临,每个人都无法独善其身,你只是更早地陷入了混乱的漩涡。”西蒙眼底闪动着晦暗的光芒,“林,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时候使用了【衔尾蛇】吗?就在刚才!”

    “刚才?”西蒙一怔。

    “我也不清楚怎么使用‘梦境之主’介质的神秘物品,毕竟基金会连神灵介质的具体用处也不告诉我们!被蛇怪吞噬的时候,我浑浑噩噩地只想求生,不知怎么激活了它。”

    林安拾起衔尾蛇,又掏出晶莹剔透的智慧宝石,将它们交叠在一起,主动递到西蒙的手中。

    贤者之石的碎片产生了奇妙的共鸣。

    “队长,你想帮我解释解释吗?”林安理直气壮地说。

    “东方炼金术、智慧宝石,以及‘合道’的概念。”西蒙喃喃自语,“莫非衔尾蛇的第二种能力是‘合并’?”

    圣安尼洛夫基金会研究中,除了链接命运,衔尾蛇还有一项不明确的未知能力。

    考虑到它是炼金术的图像,难道这项能力类似于吸铁石,可以吸引其他的贤者之石碎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