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出海达·斯坦纳神秘的瞬间,林安的脑海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经过你的见证,【魔弹射手】的图鉴已解锁。”

    “查看。”

    【名称】:魔弹射手、自由射手、魔鬼之枪

    【评级】:怪谈d级

    【辐射值】:1.8%

    【污染程度】:58.2%

    【介质】:梦境之主

    看见数据,林安的疑问得到了解答。

    格勒玛尼亚流传着这样一个民间故事。

    年轻猎人和美丽的少女相恋了,可少女的父亲要求猎人在几星期后的狩猎大赛中得到胜利,证明他是配得上女儿的勇士。

    猎人的箭术不好不坏,由于急躁和莽撞,他的准心越来越差,甚至打不中近在咫尺的猎物。

    眼看狩猎大赛即将开始,猎人心急如焚。

    有天他在森林练习时,一个踩着高跷、古怪的人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弯下腰,询问猎人有关于他的烦恼。

    听完猎人的叙述,这个人给了他一把神奇的枪。

    他声称这把枪的前六颗子弹能够命中猎人想要的任何猎物,但作为交换,他向猎人索求第七枪的猎物。

    试验了两次,猎人惊讶不已。

    当地神父提醒猎人,那人很可能是个魔鬼,年轻的小伙子不以为意,用几头鹿震惊了少女的父亲,轻松赢下狩猎大赛。

    婚礼上,父亲要求猎人最后一次证明他的勇敢。

    猎人拿起猎枪,里面还剩两颗子弹。

    他以为自己还有两次机会。

    猎人瞄准了天空的一只老鹰,扣动扳机。

    ——乒!乒!

    两声枪击同时响起,老鹰坠落,身穿婚纱的少女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悲痛欲绝的猎人扑倒在爱人身边,阴影投落,他又一次看见了踩着高跷的魔鬼。

    为什么要哭呢?我们不是说好了吗。魔鬼狂笑。

    前六枪可以命中任何事物,而第七枪的猎物将归我所有。

    不仅算准了人心的贪婪和自大,故事中的魔鬼设置了一个小小的语言陷阱,祂让猎人误以为不能开第七枪。

    实际上,第六颗子弹才是最后的封印。

    一旦解除,魔鬼将接过枪支,瞄准祂看上的猎物。

    6,神奇的数字。

    传言魔鬼的代号正是666,而基金会的人也说过,污染程度超过60%,個体就会失去神智。

    根据魔弹射手的故事,林安不难猜测,其实海达的下半身已产生了畸变——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走路一瘸一拐。

    可是,海达本人浑然不觉,污染程度上升没有让他愈发虚弱,肌肉取代了肥肉,给了海达一种错觉,似乎越用超能力,他就越强壮。

    殊不知魔弹射手的魔鬼正是高跷跛脚的形象,猎人尝到的甜头,全是魔鬼为了诱骗他开出第六枪的骗局。

    听说,魔鬼会射中使用者最心爱的东西。

    望着全身发抖、脸色涨红的海达,林安撇了撇嘴。

    这种人最爱的只有自己。

    “呵呵,真以为只有你是特别的?告诉你,世界上超能力者多得很,佐佐木晴人就是一个。他早就看穿了一切,你不过是一把人形手枪头,只要穿着防弹衣,根本不用怕。”

    海达·斯坦纳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双眼血丝越来越多,青筋如同蚯蚓般不住蠕动膨胀,从脖颈爬满了整张脸。

    “不知道你有什么好骄傲的,觉醒了这么废物的能力,不会真的有人中招吧。”林安嗤笑一声,“白给我都不要。”

    再不动手,我只能“桀桀桀”了啊。

    仿佛脑海中有一根丝线断裂,海达满脑袋的头发几乎炸了起来,发出破音而沙哑的吼叫,撕咬般一把扯掉右手的手套。

    那是一只脱离了正常范畴的手,直叫人犯恶心。

    唯一勉强可辨的手背印着发光的图案,其余五指隐隐泛着金属的光泽,却又软踏踏的垂下,大概内部早已没了支撑。

    当海达举起右手对准林安的时候,他的五指发出“嘎啦啦”怪异的响声,全部翻转过来,不住蠕动变形,覆盖着手背中心的图案,一层肉叠着一层骨头,组成枪支的形状。

    血肉之枪留出黑洞洞的枪口,林安从里面看见了发光图案的本体。

    一张魔鬼的笑脸。

    “想不想,听听前五个人是怎么死的?”

    海达往前走了一步,喉头“嗬嗬”地喘气,状似疯狂。

    “那天,我只是去了一趟加油站……我只想买一包薯片,但那个老板认出了我,他嘲笑我是个家里蹲、废物、社会底层的渣滓……”

    “杀了他!杀了他——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清晰,我感到有什么东西降临到了我的身上,手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对准老板的后背,瞄准,随后——开火!”

    “血花飞溅,一颗子弹不知从哪飞了过去,射中他的后背。他惨叫着倒在地上,手脚并用,拖着汩汩冒血的身体想往外爬,似乎报警,可我先他一步离开了便利店。加油站里全是人。”

    “一个印亚人站在车旁,刷卡买油,一副成功人士的做作做派。那笑容……太过高高在上了,明明只是个下等移民!我毫不犹豫地瞄准了他的左胸——乒!”

    “然后我看到了一个坐在长椅上的老人,哈,依赖补贴的蛀虫罢了!那笔钱可以用在任何地方,而不是让老人悠闲地读书,于是我对准她——乒!”

    “一对年轻男女从大道跑了过去,满脸喜气洋洋、青春洋溢,太不公平了!这种人不过天生有一副好身材、好相貌,所以享受着我得不到的青春——他们竟敢挑衅我——乒!”

    “你根本不懂枪口冒烟的感觉有多爽!那种瞄准的快感令人上瘾!”

    林安一下子想起了五天前的新闻头条。

    【加油站连环枪击案】。

    一个身份不明的杀手连开五枪,击毙四人,重伤一人,受害者几乎没有共同点,嫌疑犯动机成谜。

    虽然警察扣押了在场的所有人,并锁定三名持枪的嫌疑人,却因证据不足而无法定罪。

    时至今日,嫌疑犯的身份依然没有定论。

    足足五个不同的家庭支离破碎。

    便利店老板脊椎神经受损,终身瘫痪;印亚人正要入住打拼多年,总算在鹰国买下的新房;老奶奶读着最新的《时尚》,希望参加孙子的入学典礼时光彩夺目;年轻男女是一对姐弟,不久前才摆脱家暴的父亲。

    “现在,轮到你了,学了一点皮毛就敢歧视我的家伙!以为防弹衣挡得住我的子弹吗?哈哈,我可是有超能力啊!我无所不能!”

    海达从灵魂挤出一声大笑。

    “去死!”

    “乒!——乒!”

    两声枪响同时响起,海达不可置信地看见林安身前升起了一面古怪的盾牌,子弹像击中了硅胶表面,透明的纹路水波荡漾,不费吹灰之力地将其弹开。

    紧接着,剧痛深入脑髓。

    似乎有一双冰冷的手接过了枪,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动作,任由右手不受控制对准太阳穴,毫不留情地扣动扳机。

    凉飕飕的麻痹令海达涕泪横流,眼前发花,只觉得天旋地转。

    “咣当!”

    踉跄了一步,他抽搐地跌倒在地,世界陷入永恒的黑暗。

    一息尚存之际,海达仍然无法理解自己的死亡,满腔仇恨和不解中,最后离他而去的是听力。

    “dertodesstern,你不是我见过最糟糕的黑客。”

    那个大学生……

    叫我……

    难道他才是真正的——

    “但一定是最烂的人。”

    ——世界树论坛的创建者!

    ………………

    “被自己的神秘所杀?”

    黑暗笼罩了安娜堡大学,黄线围住这块荒凉的区域,周围传来警车“呜呜”的尖锐鸣笛,四名人影围在尸体身侧,其中一人开口道。

    “虽然尸体血肉模糊、不成人形。但仔细看他的手,勉强认得出曾经化作了‘枪支’的形状;他的死因是枪伤。”验尸官说,“死者的污染程度也证明这一点,测出来至少90%以上。”

    “测出来具体介质了没?”

    “无法确定,可我有六成把握——梦境之主。”

    “又是它。”

    “没错,圣安尼洛夫记录的案件中,只有这个介质具有这种特性……你们还记得可怜的罗伊德先生么。”

    四人组相顾无言,短促的铃声打破了沉寂。

    “尸体的口袋放着一部手机。”清脆的女声说,“来电备注是‘臭女人’。呃,我接听了?”

    “谨慎行事。”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小达,你在哪?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我给你买了新电脑,是最新的型号,快回家吧!”

    “女士,很抱歉地通知您……”

    “你说什么?不,不会的,神啊!我的宝贝……”

    挂掉电话以后,为首的男声叹了口气。

    “至少确认了死者的身份。刚刚接到校方通知,此地尚未开发,是校园内为数不多没有监控的地方。受害者又面目全非,我还以为要花一段时间才能确认身份。”

    “嗯……”

    “怎么了,卡洛琳?”

    “死者生前最后阅览的页面是‘世界树论坛’。”清脆的女声说,“一个著名的线上神秘学研究站,聚集了各地对超自然感兴趣的人。没加入基金会前,我是里面的活跃分子。”

    其余三人对视一眼:“卡洛琳,能把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