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怎么会查到我的头上?

    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

    不详的猜测掠过林安的脑海,但他迅速平复了情绪,提起装满外卖盒的垃圾袋。

    没有下定结论前,先按兵不动吧。

    毕竟我表面上仍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麦克,顺手帮我带下垃圾——”

    林安主动跑出宿舍,和刚进门的女人撞个正着。

    垃圾袋掉落在地,滚出一只印着熊猫的纸质饭盒,沾着几根没吃完的炒面。

    女人一愣,向林安伸出手,扶起了他。

    “抱歉,打扰了。这边是特别办案小组。”

    “哈——”

    捂着脑袋的麦克使劲眨眨眼,视线聚焦,就看见除了女人,门外还站着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察。

    一个单词浮上脑海。

    “fbi!”

    麦克蹬蹬退后两步,大喊道:“你要干嘛?离我远点!”

    “不用害怕,小伙子。”女人向警察使了个眼色,“你们先离开吧。”

    麦克引以为傲的大块头在武警面前根本不够看,三下五除二就被带走了,高挑的女人露出游刃有余的笑容,扶了扶眼镜。

    “你好,我是卡洛琳。”

    璀璨的金发,棕褐的眼眸,红润的嘴唇,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甜美的嗓音,女人就像一位出演浪漫电影的明星。

    要不是这个声音曾在一条阴森的小巷出现,她真像個单纯的甜心女郎。

    “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长官?”

    “叫我卡洛琳就行。”女人步履款款地逼近林安,“恕我冒昧,请问是佐佐木晴人先生吗?”

    林安胸膛悬着的大石落地。

    果然,基金会只是在调查海达的案子。

    “我叫林安,佐佐木的朋友。”林安顺势保持略微紧张的情绪,仿佛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我们今天约了一起打游戏。”

    “什么游戏?”

    “《princesslovebattle》”

    卡洛琳微微皱眉,旋即恢复如初。

    “咔哒。”

    林安打开大灯,明亮的白光照在他的脸上。

    年轻人的五官一半属于中洲的温润,一半带着西洲的深邃,黑玉般的头发趁得一对浅色眼睛几近透明。

    卡洛琳看得目不转睛,忽然,回忆涌上心头。

    “林先生。”她说,“你和你的朋友打了一天的游戏吗?”

    “差不多吧。”

    “那么我想问问,图书馆门口监视器记录的这个人影,是不是你?”

    卡洛琳从斜挎包掏出平板,调出彩色的影像,年轻人晃悠的身影清晰可见。

    “是我没错。”

    没想到林安这么轻易承认了,她有些诧异:“能复述一下当时的场景吗?”

    “那时候我在还书——我是大学为数不多坚持阅读纸质书的人,你可以通过我的学生卡查询记录,或者问问图书馆的行政。”

    卡洛琳用电子写下林安的每句话,后者继续说了下去。

    “对了,路上还遇到一个奇怪的游客,像是迷路了。我给他指了方向。”

    “什么样的游客?”

    “一个过度肥胖、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林安比划着海达的模样,“我也记不太清了,差不多是这样的。”

    卡洛琳颔首道:“你还记得他要去哪里吗?”

    “奇怪的事情来了。”林安说,“他要去安娜堡大学的废弃足球场,我都不清楚这个地方。经过他的解释,我大概知道了,原来是我们大学以前计划要建、最终取消的一个地方。”

    他摊了摊手。

    “是不是特别奇怪。要不是我以前住在东区,还真没听说过。”

    “……”

    两人并肩站在宿舍的床边,卡洛琳暂时摁下疑虑,不解地望着被子里不住蠕动的“牡蛎”。

    “他就是佐佐木。”林安无奈地说,“性格比较内向,不擅长和陌生人相处。”

    这叫不擅长?

    这根本是把陌生人当成丧尸吧!

    “呃,佐佐木先生?”卡洛琳试探性地靠近被子,林安注意到她又扶了扶眼镜,像是下意识的自我保护行为,“听得到我说话吗?”

    被窝抖动得越来越激烈。

    “哗啦——”

    她一把掀开被子。

    见光的牡蛎和卡洛琳四目相对,白眼一翻,不省人事。

    “胖子!”

    林安连忙检查佐佐木的呼吸,幸好只是恐慌症发作晕倒,没有大碍。

    一旁的卡洛琳尴尬不已。

    “我强烈建议你的朋友去看精神医生。”

    不过,佐佐木不似作伪的表现让她有些左右为难,经过查找海达的网页阅览和搜索记录,四人组发现海达死前痴迷“世界树论坛”,但他的账号被封禁,所有消息不翼而飞。

    除此之外,他的搜索记录大量出现一个人名。

    “佐佐木晴人。”

    关于“梦境之主”的记录太少,四人组无法确定海达是不是自然死亡,或者当时有其他人推波助澜,只得先见一见这位佐佐木晴人。

    然而,本人令卡洛琳大失所望。

    就算觉醒神秘,这种胆小如鼠的软脚虾能成什么事?

    “林先生,我想问你几个问题。请如实回答。”佐佐木暂时醒不来,卡洛琳坐在床边,手扶眼镜,“请问你离开图书馆以后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

    林安思考片刻,说:“还完书,我就回了宿舍,顺便买了一袋熊猫外送。”他补充道,“安娜堡大学的宿舍有监控,你可以查。”

    “我们会的。”

    安娜堡大学的历史悠久,面积庞大,现代化难以全面普及。

    除了大学建筑物和主干道,许多地方都没有安装监控,四人组早早看完了图书馆附近的录像。

    海达离开图书馆以后,拐进一条偏僻的小道,消失不见;林安紧随其后,只不过是右转,和海达走了反方向。

    十五分钟内,林安都没有在任何监控画面出现。

    经校方人员解释,这无法构成证据,图书馆和宿舍楼中间隔有一条种满了白桦树的路,景色不错,小情侣经常在那儿约会,装摄像头的提案被铺天盖地的抗议和游行打回去了。

    然后,熊猫外送拍到了林安。

    如他所言,买完外卖,他回到宿舍,再没出门了。

    完全是普通大学生的生活,没什么可疑之处。

    略一沉吟,卡洛琳接着问:“作为佐佐木晴人的朋友,请告诉我他是否提起一个‘世界树论坛’的名词?”

    林安假装沉思,半晌,恍然大悟地一拍脑门。

    “原来是世界树啊!”

    “是!伱听到了什么?”卡洛琳激动地前倾半个身子。

    “‘世界树计划’是我和佐佐木入学时做的公益计划,目的是保护本地鸟类和生态环境。”林安神情自若地说,“不知道还能不能在官网查到,怎么了嘛?”

    这是真的,“世界树”一词正是林安从小组作业得到的灵感。

    至于为什么海达查到了佐佐木的身上,估计是他和妹妹吹嘘自己的ui美化时,提到过“世界树计划”,毕竟那次作业赢得了大学的奖项。

    一盆冷水泼下,卡洛琳的心拔凉拔凉。

    林安点开压缩文件,大大的“世界树计划——来自深林的精灵”标题仿佛深夜的远光灯,刺痛了她的眼睛。

    “不、这太巧了,怎么会……”

    神情恍惚之际,一条本地新闻的播报如同惊雷,炸响在卡洛琳的耳畔。

    “……正在播报12月2日的【加油站连环枪击案】最新进展,警察目前扣留了三位持枪嫌疑人,并释放了17名没有武器的目击人员。误被请进警署,他们其中之一的海达·斯坦纳表示……”

    海达·斯坦纳!

    【加油站连环枪击案】发生的时候,他也在场?!

    那起案子并非偶然,而是“神秘”行凶?

    一时间,线索彼此链接,猜测充斥着卡洛琳的大脑,新的想法一下子顶替掉了林安身上似有若无的违和感。

    “哎呀,摁到音量键了。”林安静音了电脑,“我和佐佐木刚才在听咱们大学的新闻,用的是tube的自动联播。”

    卡洛琳猛地坐起身。

    “感谢你的配合,林先生。”

    “问完了吗?”

    “这是我们专项组的名片,林先生。”卡洛琳从胸口拿出一张纸,放到电脑桌上刷刷刷写了一串数字,“三到五日后,有人会通过这个号码联系你,请务必让手机保持接听状态。”

    说完,她抱着平板走向门口。

    “辛苦你了,卡洛琳长官。”

    “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

    “啪嗒。”

    宿舍大门彻底关上。

    紧绷的弦一根根断裂,林安全身放松,转动了几圈电脑椅。

    摆脱圣安尼洛夫基金会的喜悦浮上心头,林安一腔热血无处发泄,余光瞥见胖子尚未熄屏的手机,拿起来抽了一发十连。

    很好,保底。

    满屏的r和sr让人透心凉心飞扬,林安拿上书包,离开了宿舍。

    一出门,他和麦克不期而遇。

    “林,你还没回去。”麦克挑起粗眉毛。

    “接受调查浪费了点时间,还好能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

    “你是真不怕死。校园里刚死了人,还敢在晚上出门。”麦克一扬手,扔出一张门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